查看: 16|回复: 0

声音_293

[复制链接]

466

主题

466

帖子

162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22
发表于 2017-11-6 16: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般而言,“网络水军”或“刷单客”提供有偿评论发布服务,发布的内容基本是对商品或商家的正面评价,这些内容基本上不会对商品或商家构成侵权。但是,由于这些内容是有偿发布的,会对潜在的购买用户产生误导,进而使消费者权益受损或商家获益。而亚马逊作为电商平台,如果平台上各个商品的购买评价都是虚假的话,越多的购买用户受影响,对亚马逊的品牌声誉伤害也越大。
    而对于有偿发布评论,《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为网络商品交易提供宣传推广服务应当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通过博客、微博等网络社交载体提供宣传推广服务、评论商品或者服务并因此取得酬劳的,应当如实披露其性质,避免消费者产生误解。”
    那么,如果此事发生在国内,又会是一种什么情形呢?从京东、淘宝来说,它们惯常的做法,一般会发声明或公告说,“网络水军”或“刷单客”是世界性难题,它们也是受害者,会继续利用大数据技术排查、过滤,一经发现,将予以注销账户或删除评论。然后,通常就没有然后了。
    日前,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在西雅图法院起诉1114名“网络水军”,指控他们在网站有偿发布各类产品和服务的虚假评论,损害了亚马逊的公司品牌和声誉。
    国庆期间,四川广元游客肖先生在青岛遭遇“天价虾”,点菜时38元一份的虾,结账时被告知38元一只。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强烈反响,当事商家被处罚款9万元。10月20日,一位网名为“青岛滩”的青岛企业家来到广元,慰问奖励了肖先生5万元现金。同时邀请肖先生再到青岛,重新感受“好客山东”。(10月21日《成都商报》)
    (作者系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博士候选人)
                                               
    对于电商平台中卖家信用评价服务,《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为网络商品交易提供信用评价服务的有关服务经营者,应当通过合法途径采集信用信息,坚持中立、公正、客观原则,不得任意调整用户的信用级别或者相关信息,不得将收集的信用信息用于任何非法用途”,如若违反,工商部门可“予以警告,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处以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的罚款”。
    近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了2015年最新入选“世界记忆名录”的项目名单,我国申报的《南京大屠杀档案》榜上有名,而《“慰安妇”———日军性奴隶档案》却遗憾落选。后者落选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日本官方不择手段的干扰,但也促使我们更加深入地反思如何有效地保存国家的历史记忆。
    游客对旅游市场的希冀,可以归纳为两点,一是来了不会出问题,二是出了问题不要怕。后者尤为重要。旅游市场是否有序,游客只有来了才知道,再多的道听途说都不及一次亲身经历。
    ●敢打老子。
    其一,“犬口救童”事件其实漏洞百出,只要记者问一问接诊医生、接案警官等,发现真相完全是很简单的事情。张宏宇称,他起初就曾求助过很多部门、媒体,没人理睬才加入救女童情节,那么媒体既然之前就曾收到材料,之后看到“加料”材料,为何无人质疑?忠于事实是新闻的生命,因此,在这起闹剧中,新闻媒体应首先反思己过,向民众和真相致歉。
    推而广之,如果我们在旅游上,也有这么一个先行“兜底”制度——— 游客碰到麻烦,发生纠纷,不必与具体商家发生争执,直接向一个部门投诉,尔后由这个部门全程代理、处理,由这个部门先行赔付,给游客适当精神补偿,然后再向商家追责。游客有地方说理,也不耽误行程,又有什么不开心的?一些商家敢宰客,还不是一种“杀生心理”作怪,以为有关部门会“帮亲不帮理”。真要是追责,有几个商家会不以为然?这种倒逼效应,对市场秩序的净化,比一百次表态都要强。
    然而,仅仅运用法律来保护是不够的。对个人而言,法西斯暴行造成的伤害并不会因为暴行的停止而结束。西方学者通过对犹太集中营幸存者的研究发现,集中营生活会导致人格的巨大改变,致使他们很难适应现实生活,甚至长期遭受慢性焦虑症和慢性抑郁症的折磨。这些反应虽然属于广义上的创伤后压力综合征,但却需要特殊的应对方式。因此,纳粹大屠杀受害者的心理修复在西方被辟为独立项目进行了专门系统的研究。幸存者的感情失调、家庭认同、慢性反应,甚至大屠杀对幸存者第二代的影响等方面都已经被深入研究。在此基础上,西方各国还在临床治疗方面形成了一整套社会治疗方案与措施。除此之外,一系列的研究还发现,大屠杀的幸存者从内心渴望社会铭记他们遭受的苦难。公众的冷漠或者无所谓的态度将导致他们更加消极地面对生活,进而难以融入社会生活中。因此,教育、文化和艺术领域也被纳入到对国家集体记忆的构建中。一系列展现大屠杀及其幸存者经历的作品促进了社会对他们的了解,使幸存者能够更加顺利地融入社会生活。
    It浪潮

    事实上,根据工商总局发布的部门规章《网络交易管理办法》,对“网络水军”或“刷单客”已有涉及。
    昭杨专栏
    简单说,对于涉嫌侵权的用户账户或用户评论,亚马逊完全可以依据用户协议对用户账户及其发表的评论内容进行处理。
    @向小田:我周围有很多股神。每次市场无论是大涨或者大跌,他们都出来说自己看得很准。几年下来,看准的次数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了。股神们非常敬业,就算如此料事如神,也从来没放弃过上班拿工资。
    在我国,对慰安妇幸存者群体的关注和关怀始终不足,相关心理治疗和配套社会措施更乏善可陈。因此,当我们在以捍卫人类尊严为名重新认识这段历史的时候,还要从心理治疗和社会融合这两方面给予慰安妇幸存者群体更大的支持和理解。
    ———10月19日,市民余先生从乐山乘动车到成都东站,因其所持票面上的到达站为成都南站,余先生被要求补票。让他郁闷的是,从乐山到成都东站的票价为54元,从乐山到成都南站的票价为51元,但他补票却花了10元。对此,铁路12306客服人员给出的解释是
    (剑冰 整理)
    其二,张宏宇家养的狗咬伤他人,却编造故事骗取民众爱心捐款,即使张宏宇的行为不构成刑事犯罪,也涉嫌民事欺诈。律师称,“如果捐款人是基于见义勇为行为给予捐款的,依据民法通则第92条之规定,‘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得利返还受损失的人’,所以已经捐款的个人可以协商或诉讼形式,要求该女子返还捐款。”就算出发点是为救人,欺骗广大民众善心的行为也应受到谴责和惩罚。
    因此,“慰问天价虾游客”,这个不仅可以有,还可以有升级版。 □毛建国
    李俊慧专栏
    其三,公众爱心还经得起多少伤害?近几年,相关社会个人募捐的质疑不曾停歇。目前各项相关慈善募捐的法律法规,都针对慈善组织,不适用于个人。对此,我国应尽快出台相关法律,对个人募捐行为加以监管,设立核实事实、监督用款等机构加以把关,打破社会个人募捐“三不管”的状态,从而让民众爱心能用到真正需要的人身边,让爱心少一些伤害和欺骗。 □王琦
    对法西斯暴行受害者来说,法律不仅为历史作了定性,还承认了他们痛苦的经历,让个人的记忆成为了被整个社会所接纳的集体记忆,他们个人的痛苦也在社会的宽容中得到了释放。同时,法律还确认了他们历史受害者的身份,他们的受害记忆受到法律的保护,任何扭曲历史的言论都将受到法律的惩罚,因而避免了他们在家庭和社会的误解中再次受到伤害。因此,面对慰安妇幸存者,通过设立类似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的方式,运用法律和制度将她们的遭遇认定为整个国家和民族共同的历史记忆,也许是对她们最切实、最坚固的保护。
    从法国开始,对惨痛历史的记忆上升成为了国家的义务。1992年,时任法国国务秘书的路易·梅克桑多在对二战退伍军人的讲话中说道:“我愿与纳粹占领时期的受害者同在。我们不能忘记,因为这是记忆的义务。”“记忆的义务”一词从此流传开来,构成了法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构建和保存国家记忆的原则之一。在这一原则下,某个群体曾经遭受的苦难不再仅仅是个人的经历,还是国家和民族不能遗忘的集体记忆,保护这些历史记忆则成为了国家的责任和义务。因此,一些国家选择通过法律制度来规范国家的集体记忆。这些法律对历史上反人类的、种族主义的和法西斯主义的残忍暴行进行定性,并严厉禁止对这些历史事件进行美化和翻案。1995年,比利时出台法律规定,禁止否认、弱化、合理化和赞扬二战期间纳粹的大屠杀。在法国,除了对纳粹暴行的历史记忆进行立法保护外,还明确地将奴隶制度定性为反人类的罪行。
    慰安妇群体是日军侵华暴行的见证者,她们用个人惨痛的回忆还原了历史的真相。但是,对个人痛苦经历的挖掘往往让她们痛苦不堪,而来自家庭和社会的误解和歧视更让她们备受煎熬。那么,当国家以铭记历史,警醒后人为目的构建集体记忆的时候,要怎样保护在历史中受到伤害的个人?同样经历了法西斯灾祸的西方世界如何在保护个人的同时构建集体记忆?其中是否有值得我们借鉴的方法呢?
    ———海南省陵水市民周先生反映,他在陵水法院服务大厅办事,结果“上班时间,嗑瓜子的嗑瓜子,聊天的聊天,想咨询个事都没人管”。法院回应称
    如何才能实现“不要怕”?几乎每座城市,都有一两家高档商场。这些商场未必有价格优势,但在服务上确有自己的一套。比如很多商场都有“先行赔付”规定,一旦发生消费纠纷,直接由商场接待和赔偿,不必与柜台“磨嘴皮”“打嘴仗”。有商场背书和兜底,消费有底气,自然有信心。即便知道商品价格不菲,还是有人愿意为放心多买一点单。
    ●类似出租车乘车有起步价。
    很多人会说,这不就是国内所说的“网络水军”或“刷单客”吗?既然亚马逊已经知晓这些用户发布虚假评论,为何不直接注销账户或删除评论而要大动干戈提起诉讼呢?
    ———网曝一段视频,称花果园城管毒打糖葫芦女商贩。视频显示,糖葫芦散落一地,城管手拿木棒,嘴里振振有词
    据了解,在亚马逊的诉讼书中,1114名被告被统称为“约翰·所为”(John D oes)。这些人提供虚假的评论发帖服务,在“5块钱网站”(Fiverr.com )上以5美元的价格为某个卖家的产品留下象征最好水平的“五颗星”评论。
    当然,对于在商品页面有偿发布虚假评论的,《网络交易管理办法》暂未涉及,而在电商平台中商品页面下的用户评价其实对潜在消费者的影响最大,如何杜绝和防范卖家有偿雇佣“网络水军”或“刷单客”,可能还有待电商平台及监管部门进一步甄别或完善监管细则。
    @阑夕:李彦宏在美国读书时曾经养花,对植物有着特别的爱好,所以百度内部立项如果能够和花卉扯上关系,通过率会大增。马化腾是一个重度邮件爱好者,喜欢通过E -M ail沟通问题,这让腾讯不少业务线的Leader养成凌晨写汇报邮件的习惯。马云则喜欢谦卑的员工,尤其是专业背景强而又乖巧不张扬的人才。
    (本栏目内容来自新浪、腾讯、网易、天涯、搜狐)
    安徽利辛县“女子救小女孩被狗咬成重伤”一事被媒体报道后,一周内已让当事人收到70余万元捐款,但随着媒体对事件诸多细节的追问,真相终于被逼出了水面。20日,受伤女子的男友张宏宇亲口承认,他对媒体撒了谎,所谓“救女童”一事,完全是他编造的。(10月21日《北京青年报》)
    本版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其一,自行关闭账户或删除评论,无法根治“网络水军”或“刷单客”。对于网络水军来说,他以提供有偿虚假评论为营利方式,删除了一个账户或评论,他可以另行注册新的账户或发表新的评论。
    天下论坛
    其二,亚马逊需要对“网络水军”或“刷单客”形成有效“震慑”。通过起诉的方式,虽然周期可能较长,如果判决结果对亚马逊有利,一方面,这有助于恢复或提升亚马逊作为电商的品牌的良好声誉,另一方面,美国作为典型的判例法国家,先前判例对后案有直接影响,法院判决对从事有偿发布虚假评论的“网络水军”或“刷单客”可形成更强有力的“震慑”。
    这场由被咬伤女子男友张宏宇自编自导自演的《犬口求生》,值得广大观众们反思。
    根据亚马逊的用户注册协议,对注册账户,亚马逊保留自行决定拒绝提供服务、关闭账户、删除或编辑内容或取消订单的权利。而对用户评论,亚马逊保留清除或编辑这些内容的权利(但非义务),但不对所张贴的内容进行经常性的审查。
    ●该员工身体常年有病,心脏难受的时候,嘴巴就要动起来,才能压制不舒服感。
    因此,亚马逊虽然无法确认起诉的1114人真实身份,虽然依据用户注册协议,亚马逊有权对注册账户或用户评论做处理,但是,基于有偿发布虚假评论的特殊性,亚马逊没有选择这么做,而是选择了起诉。究其原因可能有二: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只不过,对于“网络水军”或“刷单客”来说,这些用户发布的内容是否违法或构成侵权,是相对模糊的或有待确认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澳门网上赌博  

GMT+8, 2017-11-19 18:36 , Processed in 0.20674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