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回复: 0

曾经稀罕的饼干

[复制链接]

269

主题

269

帖子

93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39
发表于 2017-5-13 17: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时的饼干虽说一包只有五毛钱,半斤包的三毛钱,但一般老百姓还是舍不得买,更舍不得吃,因为那时一个工分才两毛钱,劳力少的家庭,连一年的口粮钱还不够扣,怎么舍得去吃三五毛钱一盒的饼干?我曾有幸吃过两块饼干,是村里一位老大娘给的,她和我母亲关系好,一直以姐妹相称,她女儿在部队,回来给她带了一包饼干,她舍不得吃,都分给他的孙儿、孙女们了,剩了两块用粗布做的小手帕包住,外面又包了一层围裙,悄悄送到我家,对我说:“狗娃,吃吧,这饼干可好吃呢,这是你姐(指她女儿)从老远的地方给我捎回来的。”我母亲也放话说:“娘娘给你,你就吃吧,省的你一到代销站看到饼干就眼馋。”我终于吃到饼干了!可是,这么好的东西,我怎么舍得一口吃掉或独自分享呢?我把一块藏起来,等晚上父亲和哥哥回来给他们每人分的吃了。另一块我咬了一小口,就藏起来,到第二天再吃,一块饼干7天才吃完。那7天,我非常快乐,心里甜滋滋的。那块饼干,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现在,村村都办起了农家超市,里面的各种商品琳琅满目,人们走亲访友提的都是牛奶和牦牛壮骨冲剂。货架上各种各样的饼干应有尽有,但人们连看都不看一眼。我看到这些味香色美的饼干,那么让人不屑一顾,立刻想起童年时那个缺吃少穿的日子,饼干是多么地让人眼馋、让人羡慕呀!
如今,农村人走访亲友或看望病人,需拿的礼品恐怕没有人会想起饼干。可是三四十年前,饼干却是农村的紧俏商品。咱乡下人无论办什么事情,看望长辈也好,求人办事也好,订婚走亲也好,只要拿上一斤用粉色纸包装的散装饼干或者盒装的半斤精装饼干,就会觉得脸上很有面子,被人瞧得起。有时主人甚至会看人下菜,如果你进门提的是饼干,人家就会给你吃上一顿庄户人平时想都不敢想的挂面或大米饭;如果来人提的是馒头或地里种的瓜果豆角,恐怕就只能享受到平时喝的煳饭了,最多给你盛上一碗萁汤捞饭就算是高待承了。


刘高潮(晋城)
  追忆饼干的往事,还有一段辛酸的故事呢。1974年,记得当时我们村里种了好几百亩棉花,每天要派几个年轻人去给棉花喷农药。有一天,几个年轻人肚子饿得实在不行了,就提议把喷雾器里少兑点儿药。节省一些卖到张沟供销社,这样可以换一包饼干吃。为此,他们4人合计了很长时间,用整整一个月时间节约下的一瓶“1059”农药,换了一包饼干,分的吃了。可是其中一人嘴巴不严告诉了老婆。谁知,这下可惹了大祸了,一个村民听说后报告了生产队长,队长又报告给大队干部,大队又报到了公社。公社当即就派一名革委会主任和一名治保主任到村里调查处理。结论是,这4个年轻人破坏生产,在上庙学校召开了一个全村人参加的批斗大会。为一包饼干,4个年轻人可没少遭罪。你说,以后谁还敢为吃一包饼干而动脑子?至此,全村人一提起饼干就心有余悸。

                   
  我不由地感慨:唉,时过境迁,物异人非,原来再珍贵再稀罕的东西,都只能在当时,过后,总有变得平常的时候。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正遇上国家困难时期,各种商品极度匮乏。买布要布票,买粮要粮票,买肉要肉票,唯独买饼干不要票,所以买的人特别多,就出现了供不应求的现象。谁要是家里有个急事或去看望病人,想买一包饼干还非得托人走后门批个条子,才能买到一包饼干或半斤红糖。我们村子小,那时只有代销站,想买包饼干,还得跑到几公里外的蒿峪村、张沟村、土地庙等有供销社的地方去买。记得有一次我在县里当官的舅舅离休后回到家,为买一斤饼干,找到村里的贫协主任批上条子,再到公社找书记批条子,再到供销社主任那儿换条子,结果为买一包饼干转了个大圈,凭着3张条子,走了二十多里冤枉路,总算买回一包饼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澳门网上赌博  

GMT+8, 2017-5-27 02:51 , Processed in 0.18371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