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1|回复: 0

汉口银行全力“自救”苦等IPO

[复制链接]

379

主题

379

帖子

132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23
发表于 2017-5-10 15: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实际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相当一部分城商行的资产与净利润增速开始“跳水”。


从三家城商行半年报来看,不良贷款余额均表现出上升形态。北京银行不良贷款余额43.66亿元,较年初增长了5.78亿元;南京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4.98亿元,较年初增长了1.9亿元,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双升”。
“国有五大行还有大块头撑着,城商行定位实际比较尴尬。”董登新分析,城商行还保留着大银行的运营意识,管理成本较高。对于在改制之后的新城商行而言,历史包袱较轻,IPO排队还比较有希望,而老城商行无人才优势,又不愿意接受社区银行的模式,可能就面临着被大银行打包改编改组的命运。
汉口银行为解不良率高企压力自救路径
城商行定位尴尬
9月3日,汉口银行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规模为20.1195亿元的信贷资产支持证券,目的是为盘活信贷资产、缓解流动压力。此前,其股权一年内被四次抛售,并三次大规模质押,而这些自救举措仅是全国数百家城商行的一个缩影。
不过,引入外资股东是汉口银行的既定目标。早在2008年,该行就开始寻找境外投资者。2009年7月,台湾中信金控总经理陈家文就曾表示,台湾中信金控不排除参股大陆银行的可能。
社区银行或成新出路
虽然对于调整后的IPO规模,汉口银行方面未予透露,但若按25%的比例发行股份,则增资扩股调整后可比原计划多发行1.5亿股左右。汉口银行最初推出上市方案时总股本为35.18亿股,按相关规定中25%的比例计算,约发行8.8亿股。而按汉口银行最新41.28亿股总股本计算,将最多可发行10.3亿股左右。
与多数城商行一样,汉口银行时至今日仍徘徊在A股市场之外,这也使得该行不得不将上市安排延期,甚至开始调整自己IPO的融资规模。去年3月,汉口银行调整IPO发行规模,在完成新一轮增资扩股后,汉口银行总股本由原来的35.18亿股增至44.68亿。根据《证券法》有关规定,企业IPO时,公开发行股份需达股份总数的25%;股本总额超过4亿元的,公开发行股份比例为10%以上。
据了解,参与6月IPO排队的江苏银行,资产规模增速就从2012年的26.47%降至17.38%,上海银行也从2012年的24.57%降至19.69%。剩余9家中,近一半低于15%,另一半则在个位数徘徊。杭州银行、盛京银行、成都银行的增速跌幅已超过了20个百分点。
“城商行股份被密集抛售,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冲击IPO无望。”董登新说。
据统计,今年来共有6家城商行(含农商行)在北金所和上海联交所转让股权,总转让股数达11亿股,金额超41亿元。
非上市的城商行日子不好过,而已上市的城商行也难熬。目前,全国143家城商行,成功在A股上市的只有北京银行、宁波银行及南京银行等三家。
无独有偶,汉口银行年报显示,其去年不良资产余额7.9亿元,比年初增加2.26亿元,不良贷款率1.11%,比年初增加0.15个百分点。而对于汉口银行不良贷款、不良率出现“双升”的情况,该行相关人士解释为整体宏观经济放缓,并且其主要服务中小微企业和地方经济,不良率上升很正常,目前在可控范围内,目前整个银行业不良率都在上升。
9月3日,汉口银行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规模为20.1195亿元的信贷资产支持证券。其目的是盘活信贷资产、缓解流动压力。
随着汉口银行的快速扩张,资本金很快被消耗,使其面临巨大的资本压力。
截至2013年底,全国150多家城商行总资产达15.18万亿元,占据中国银行业总资产10.3%,去年第四季度,其资产规模增速甚至超过了股份制银行。
■观察
长江商报消息 发行20亿信贷资产欲解流动压力,曾四次抛售三次质押股权过冬
董登新则认为,城商行的历史包袱过重,在从城市信用合作社转化合并之前,城商行的不良贷款已经很严重,而在过去的8-10年的银行暴利时代中,有的城商行或许消化了一部分,但是,银行“躺着吃饭”的日子一去不返,随着不良率反弹考验,加上影子银行、私募等抢食银行蛋糕,银行间竞争更为激烈,到明年,城商行的生存危机会再次凸显。
而且,早在两年前,汉口银行股权曾遭遇抛售。据了解,仅2011年,汉口银行就遭遇华中电网将所持有的5535万股汉口银行股权转让给英大国际控股集团等四起大的股权转让。
为此,各家银行开始另寻他路求生。南京银行依靠中间业务净收入8.90亿元,同比增长53.32%。其中,代理业务实现收入2.85亿元,同比增49.22%;债券承销收入0.90亿元,同比增长10.12%。宁波银行则深挖中间业务渠道的拓展,大力发展投行、托管等业务。
据了解,近几年来,共有16家银行向证监会提交上市申请,除重庆银行和哈尔滨银行等中途转到H股上市外,江苏银行、贵阳银行等都仍在排队。而今年证监会并没有将银行业作为工作重点,使得城商行上市预期落空。
■本报记者屠心凯郑玮沈右荣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吕勇斌认为,城商行股权遭抛售,要看谁在抛售,是国企、民企,或是小股东。如果是国企,也许是为了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收缩国有股权;如果是民企,可能是股东不看好该行盈利前景,或出于自身经营需要;如果是散户,例如员工,可能是为了达到上市要求清理股东户数,解决股权过于分散问题。
吕勇斌认为,城商行的不良率“双升”,具有地方特色,在大背景经济下行压力下,难以避免,而湖北的城商行总体情况较好,风险均可控。
“城商行冲击IPO无望,原始股东急于变现”,9月2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利率市场化、存款保险制度等即将出台的影响下,城商行的经营压力越来越大,加速原股东出货力度。
上市城商行不良率“双升”另寻他路求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澳门网上赌博  

GMT+8, 2017-10-24 06:41 , Processed in 0.22508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